BORING’s Summer Intern 戰鬥營過程分享

BORING’s Summer Intern 戰鬥營過程分享

Sam Kuo

September 15, 2022

這次的暑假是 BORING Design Lab 招收第一屆實習生,這些年輕實習生在炎熱的暑假帶給工作室不同以往的熱情能量,同時也讓我們有機會從這些 Intern 中身上學習到不同的觀點。這篇文章主要分享工作室從招收的過程到中間實際來工作時的狀況,甚至過程中所有迷惘的問題。

真實的煙硝味,震耳的槍砲聲

各位學生,或者是實習生,抱歉這麼說。不管你們的作品集 mockup 多漂亮,內容多完整,或者擁有許多社團相關經驗等等,基本上大部分的學校作業都是紙上談兵,而當你踏進來工作室時,我們希望帶你體驗最真實的社會工作狀況。

一開始我們設定的目標就是讓實習生面對真實的客戶專案,甚至放手讓實習生在時間壓力下來製作設計並跟著團隊共同發想專案,因為我們把每一位實習生當作準備上戰場的戰士,而不是在菜鳥射擊場射射木頭人,聽聽過去戰爭的英勇事蹟,而是要帶著真實的子彈在真正戰場作戰,體驗戰場的煙硝味,瞭解走錯一步,連你的隊長都會被對方一槍斃命的緊張感。

請問你期待你的薪水多少?

我們期待實習生了解自已目前在社會上的能力價值落在那邊,基本上大部分的實習生都可以回答出為什麼要加入工作室,甚至把 BORING 的作品集內容都背到滾瓜爛熟等等,但是這不是在學校考試,有背就有分,找工作是一個沒有明確答案的考試,對於學生來說或許這跟學校體制背道而馳。而找工作本身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找到方法認識主管,就多一點機會進來,父母提供資源去海外求學,也多一點機會被看到,但是不代表可以百分之一百找到工作,只是多一點機會被看到。

當我們提問到薪水的問題時,我說:『請問你期待你的薪水多少?』,大部分的面試者眼神開始不堅定,甚至啞口無言,有很大一部分的實習生會直接回答『根據最低薪資』就可以,甚至是『不用錢也沒有關係。』當我聽到這回答時,其實我對於這個現象是感到悲傷的,我們或許應該檢討一下,為什麼我們會讓下一代會回答出這樣的答案? 覺得自己花上時間是沒有完全任何的價值…

有些實習生,我滿欣賞的,甚至是超乎我的意料之外。當下直接表明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是否可以讓他們回去想一下,會再寫一封信來回答這個問題。在下面我也分享一個有趣的回答給各位。他的回答是:

『 關於實習生的月薪:我計算了基本的通勤費用和餐費,得出了:一個月的交通 + 餐費是 6570元。也詢問了身邊的朋友們和教授的意見,雖然理想實習生月薪是2萬,但我覺得以實習生的身分來看不能用基本工作時薪去換算,所以實習生的月薪我個人覺得可能是 8500 - 15000左右。』

所以結果他提出的數字,我們就提供他給我們的數字,if he said so.

基本上,我與藝術總監在面試的過程中也會暗示對方要不要回去想一下再回信,整個面試的過程中希望各位面試者除了想盡辦法進入工作室,同時也開始慢慢了解自己的價值在哪,而不是被純粹的被社會來定值。

我們看重團隊化學反應大於個人表現

前幾天看了一部電影叫做八百,其中有一幕在講述日本人攻擊四行倉庫時,使用盾牌來靠近建築物來避免中國國民軍隊從高樓投擲手榴彈的功擊,當國民軍隊找不到任何辦法來突破這個盾牌局面,眼看著日本軍隊正在放置炸彈準備炸毀城牆時,機槍隊的隊長大喊:『機槍隊集合!』,他們身上捆綁著炸藥,把遺書交給其他人,一個一個站在窗戶的往跳下去,以人身體的重量穿過盾牌,並在日本軍隊內部引爆,而中國國民軍隊守住這波的強烈攻勢。

雖然我提出得比喻有點太遠了,但是我想要說的是『以團隊為利益的去執行』。我們不找藍波大殺四方,我們不找英雄主義的人,我們更喜歡海豹部隊的團體精神,沒有人要出頭,而是做好自己該做的本分讓任務順利完成。所以我們藉由提問與對談中來瞭解你是否有這個 DNA ,但是相信我,我們很難判斷出你是否有這個 DNA ,這個真的只能靠感覺,雖然我非常討厭這樣的答案。

他們只是實習生,不需要那麼嚴格

經過無數的面試,最後我們招進了兩個實習生,一個分別是專注於 Brand Designer 另一個是偏向專注於 Tech Creative。這兩位實習生,從第一天開始就完全跟著真正的部隊在前進,擁有自己的 Gsuit 帳號,擁有自己 Notion 的空間,每天早上會跟著所有團隊一起過所有的專案,跟著所有人一起發想真正的客戶專案,也慢慢開始接手客戶的設計,真槍實彈。

每一個禮拜,我都會跟每一位 intern 進行 one on one 的訪談,了解他們在工作室的狀況,甚至了解他們對於未來的迷惘。其中有一位 intern 跟我說:『原來做一個 Branding 的專案,需要花費那麼大量的時間來做調查與研究,甚至 Sam 口中一直說的 Concept Concept Concept 完全很難拿捏...  跟她期待與想像完全不同。甚至所需要的技能,我自己覺得現在完全都不及格,我開始懷疑我是否適合當設計師了。』我回答說:『當我跟藝術總監在你這個年紀時... 我們的作品集應該跟屎一樣吧... 你比我們當初的時候優秀太多了,現在只是一個機會意識到這個差距,或許回去學校的最後一年是衝刺的最後機會吧。』

其實從實習那一刻開始,我就沒有把他們看待過為兩位 21歲的實習生,而是兩位全職設計師的標準來看待,不同狀態的是我會花時間說明錯誤在哪,並分享書籍與相關知識給他們,把我的過去所學全部分享給這兩位實習生。我跟藝術總監對於這個標準,其實有過非常激烈的爭論,她說:『他們只是實習生,不需要那麼嚴格』。我說:『其實,我們也可以讓他們直接去做簡單的工作。而不是讓他們繼續跟著我們做客戶的案子,但是你跟我都是過來人,我們也知道讓他們參與哪些專案會影響到他們的未來,不是嗎?』

因為製作客戶案件本身就需要花費很大量的時間與精神,同時要帶著 intern 一起參與,本身就需要花費更多的心思與耐心來帶領,這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

檔案整理給我,你不用做了。

在籃球場上,如果無法幫球隊贏球,就算是球隊主要王牌還是會被換下來,因為團隊利益大於個人利益,工作上也是。

在某一次專案中,我跟其中一位 intern 說:『檔案整理給我,你不用做了。』如果我回到 21歲,我聽到同樣的話,我應該會崩潰痛哭吧,甚至隔天去逃跑了。因為是客戶專案,本身就有時間上限制,如果一直達不到該有的標準,基本上我跟藝術總監就是要把設計拿回來自己執行,因為我們做的任何設計與決定都是會影響到客戶品牌與產品的未來,我們更是非常重視每一個環節。

我們的藝術總監是一位非常溫暖的大姊姊,甚至會加班一步一步帶 intern 完成任務,有問題有會花時間來解答 intern 的困惑,兩位 intern 都非常的喜歡她,其中一位 intern 與藝術總監在 one on one 時,對於這件事一直放不下,甚至覺得自己能力不夠,而哭了出來,或許這是一種不甘心吧,或是真的很累吧。

當我有機會與 intern 對話時,我還是很現實的表達我的一些想法,『你想在球場上打球,還是想在旁邊送水的? 如果你想在球場上打球,就快去練球吧。如果不想打球了想放棄,換一種運動也是一種生活,不需要強求』,其實不是在於你這個的人品,你的人品絕對是沒有問題的,大家都非常喜歡你,而是在於團隊利益,我們都是為這間公司在努力。

結論 - 受傷過的戰士,更強大。

有一天,我可以很明顯感受到這兩位 intern 慢慢都把事情做上手之後,才發現兩個月已經過去了,也到了一個尾聲。這兩個月,我對於他們堅強態度是非常欣慰的,做不完的功課就回家繼續頂著壓力做完,隔天還是一樣笑哈哈來上班。跟他們說這幾個設計概念都不行,下一次可能就會做出十個概念來給團隊參考,從來沒有抱怨過,帶著正面的心態挑戰自己的下一個極限。

這兩個月,我也從他們身上學習到不同年紀的文化與態度,這是一種互相當對方導師的方式,其實我滿享受的,我全盤接受他們所喜愛的事物,也試著去了解這些事物,我自己也學了很多,也了解招募 intern 也不只是表面那麼簡單,我希望這段經驗讓整個團隊更好,是一個非常棒的暑假。

非常感謝你的時間來閱讀這篇文章,喝杯拿鐵吧,下次見!
在走之前,如果期待下次的見面,可以訂閱以下的不同的通知方式。

Line
instagram
Facebook

Sam K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