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ING 工作室一週年的想法?

BORING 工作室一週年的想法?

Sam Kuo

March 18, 2022

當我的好朋友問我說,你生日想要什麼?其實... 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對於目前的生活非常滿足,我打造出夢想中的工作,工作室同事間的化學效應良好,家人很健康,老婆也對我很好,澄花壽喜燒全面老店翻新,雖然還在努力中。而三月十九日,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是我的生日,也是回台灣的一週年,也是 BORING 設計工作室的一週年,也是 Renzai 去天堂的日子。

而不知不覺,工作室的營運也迎來睽違已久的一週年,對於開工作室這件事情,一路走來發現很多與本來想像中完全不一樣的地方,藉著一週年的機會我想要分享一些心得給各位想要開設計工作室的人。

現在所經歷的事物,終究在未來會有一個答案

現在 BORING 的文化、態度與做事的方式都是由過去我所經歷的經驗而結合在一起。所以我簡單做了一個時間線表格來整理過去我當下所經歷的事物,並分享這些經驗與現在有什麼連結?

過去所經歷的事物,當下或許都不是享受與開心的,甚至是硬著頭皮強迫自己撐下去,可能當下也看不到做這些事物的盡頭,但是經過時間的驗證,我得出一個結論...

『 好好享受當下正在做的事物,不管當下的情況多困難,讓時間去驗證吧! 』

如果沒有『每日設計課程』,我就不會『寫文章』,也不會『研究網站設計』,BORING 可能不會開發『數位產品』。

如果沒有『前往舊金山就讀』,我就不會暸解『設計可以結合科技』,BORING 可能就不會『結合設計與科技打造成不無聊體驗』。

如果沒有『 Intertrend 的暑假實習』,我就不會在『Intertrend 工作』,更不會『認識大黑先生』,BORING 可能就不會『瞭解更全面的廣告經驗與知識』與『對於品牌有更深度的想法』。

更有趣的事情是,目前 BORING 的幾個工作夥伴是過去看過我寫的文章的讀者,而有些是同班同學,這些結果都是我過去當下從來沒有想到的。雖然有些過程在當下我們視為不好的體驗與後悔的決定,但是如果換一個角度來看待這些事物與經驗,或許這些經驗都是為了未來的某個階段做準備吧!

所以讓時間驗證,我們只需要好好體驗當下即可。

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不適合遠端工作

當我回台灣並正式設立 BORING 設計工作室的時候,我就沒有想要有實體的工作室。因為在美國疫情期間,全美國可以在遠端工作的環境下運轉整整一年都沒有問題,當時我認為那對於工作室的工作模式與工作的時間可能也要重新定義了。於是起初我開設 BORING 時就是沒有辦公室的,但隨著工作室的夥伴開始增加、新鮮人陸續加入工作室,慢慢的我也開始發現一些遠端工作的問題,這些問題不是出在設備與工作時間,而是一種人類先天性上的問題。

身為人類,我們一出生開始仿效的對象應該是父母,父母的ㄧ舉ㄧ動默默地印烙在我們的腦海裡,這是最初的成長。下一個階段我們開始前往學校與同儕相處與戀愛,這些經驗會有爭吵的火花,也會有美好的回憶,而這些經驗也讓我們知道如何與同儕相處。而辦公室的經驗也是如此。如何與客戶進退、如何了解同事與朋友是不同的身份等等,甚至我一直跟我們工作室的夥伴說,BORING 的研究室就像一個話劇舞台一樣,我們的成員各司其職,扮演好自己在職場上的角色,每一位角色都非常的重要,只要少了其中一位配角,故事就像少了戲劇張力一樣,同時我們也邀請客戶來舞台上與我們共同演出一場好戲,少了任何一個人這都將會是一場無聊的戲劇。但當我們下舞台後就可以回到自己理想的樣子,擁有自己的生活。而當我們再次上舞台後,又必須再度融入角色而非自己理想的樣子,因為我們的工作是讓觀眾擁有完美的體驗。

但是 work from home 的狀態卻讓工作室的夥伴無法一起在舞台上共同演戲,而剛出社會的新鮮人透過遠端工作狀態也很難學習到『如何演戲』。當我正在煩惱這件事的時候 – 我必須說我真的是一位很幸運的人 – 感謝貴人提供我們團隊一個那麼漂亮的辦公室,可以讓員工來辦公室(舞台)跟我們工作室的其他成員當面互動、當面學習如何演戲。但同時我還是希望可以保留遠端工作的優良 DNA ,也就是雖然擁有辦公室,我還是希望夥伴們可以掌握自己的工作時間,而不是由公司來掌握。都是成年人了,我們都瞭解工作的份量有多少,都知道自己的角色,當然也可以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該工作,什麼時候該休息,甚至是來辦公室上班,我不想掌握他人的自由,夥伴應該擔起責任分配自己的任務與自由。

公司的資本額只有 10 萬元

剛回台灣的時候,我也有向許多朋友打聽到底要放多少錢在公司戶裡面才好?而大部分的老闆朋友都是說 100 萬或者是 200 萬,這是一個門面。如果你真的想要開一間設計工作室,以社會現實面來說,這將會是客戶考量要不要與你合作的其中一個因素,是一個信任問題。如果對方公司資本額只有 10 萬元,在不認識對方的前提,我自己敢跟對方合作嗎?我可能自己也會有所保留吧!

但是我真的就只有 10 萬元的台幣現金。當然可以跟銀行貸款、也可以借款,但是我自己是覺得有多少錢就從多少開始,反正還有 30 年要做設計不是嗎?這只是工作室開業的第一年,每一年增資 30 萬, 3 年後就 100 萬, 6 年後就 200 萬,退休前就 1000 萬,前提是我沒有被市場淘汰。

我也常常被客戶笑說,『蛤,怎麼只有 10 萬元,別人都會以為你們是詐騙。』其實除非是好朋友或是貴人推薦,基本上這種小小資本的工作室很難接到大型客戶專案,所以感謝貴人與朋友,我會慢慢增資的。

BORING 團隊,小團隊,大製作。

身兼執行與管理

過去我一直只是一個設計師,而在大公司的保護傘下面,我只要好好做設計就好了。所以我其實認為工作並不是那麼困難,就把手上的事情做好就對了。但是當成為一間公司的負責人後,除了設計之外,要跑銀行、見新客戶、尋找新夥伴、更新工作室作品集、每月結算財務、打造工作室的文化、繳稅、跟客戶討錢、關心夥伴生病、管理工作內容、跟客戶吵架、寫文章、看書、裝潢工作室等等,面對這一切,你準備好了嗎? 

結論:專注在一件事情,讓我的心態更自由

過去在大公司下身為員工的我,總是幻想自己可以去不同產業的 inhouse 或是不同 agency 的環境工作,美商、日商等等。 Linkedin 打開後就有百百種的選擇,只有工作上遇到一點點麻煩就會開始思考是否要換一個環境。我其實覺得這不是什麼問題,身為年輕人,我們總是在追尋『廣度』。第一次出國的感動,跟第五十次出國的感動不同,隨著每一次的出國這種刺激感會下降,有一次我從台灣要回美國,在飛機上的感覺就像是在坐台灣的火車一樣,沒有太多的刺激。而身為年輕人我們對於『廣度』有特別的嚮往,想要去追尋不平凡、特殊的生活,不然我們活著有什麼意義?哈哈哈。我們可以在這廣度的生活中,找到我們所愛的人與事物,並開始投資更多的時間在幾件事物上面,而趁著年輕的時候多多出去走走晃晃體驗這世界多元的文化與不同的事物,是好的。

然而,自從我開始經營 BORING 之後,開始在同一個環境工作,在同一個時間點上下班,同一種生活模式,這個狀態下的我,因為非常專注一件事情而感到非常自由,進而開始去追尋『深度』,可能過程中必須犧牲一大部分的『廣度』,但是隨著時間驗證,我理解有時候花了一輩子才可以精通一件事情的道理。我常常說,設計是我唯一做的好的事情,即使只擅長一件事,其他方面可能不怎麼樣,但這才是生活真正的本質。我不期待自己會是商業周刊的 CEO 樣樣精通、少年得志。其實大部分的我們都是極為平凡,只有非常極端,才會被大眾矚目。

大部分創業的人,都是從一間角落小小的空間開始,一週至少工作 60 小時以上,長年面對長時間的工作、處理煩躁的文書、忍受許多的不確定性,但是還是會不要命的投入某種工作,儘管結果可能血本無歸。但是根據上面的理論,我們應該好好享受目前的事物,偶爾找時間跟員工去喝杯咖啡,別忘記關心身邊的人事物,然後就讓時間來驗證一切。

這是我目前第一年開工作室的經驗分享,感謝各位的時間

Sam

非常感謝你的時間來閱讀這篇文章,喝杯拿鐵吧,下次見!
在走之前,如果期待下次的見面,可以訂閱以下的不同的通知方式。

Line
instagram
Facebook

Sam K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