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lex - 關於我在BORING實習的三件事

Alex 在 BORING 實習的經驗分享。

Hsiu Chi Kuo
7 min read
Alex - 關於我在BORING實習的三件事

Table of Contents

2022年10月加入 BORING,作為 UX 設計實習生在工作室待了六個月的時間。回頭看這段經歷,依然感覺幸運和感恩;在 BORING 遇到一群非常棒的夥伴,工作過程中的學習和體驗,對我離開BORING後的工作方式乃至人生哲學都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一、Everything Is Storytelling

BORING 是一家融合品牌、設計、科技的工作室,Sam 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個詞,是「Concept」。

我起初對於這個詞的理解非常陌生,和大家一起 brainstorm concept 時甚至有些痛苦——直到現在我也難以用文字表達我對這個詞的理解,不過可以聊聊它是怎麼影響我的 UX 工作方法。

我學習到的 UX ,核心是一套挖掘需求、定義問題並找到解決方法的流程。流程沒有問題,但我在實際執行時,會非常專注在「分析」的面向,忘記了 HCI 中的「Human」。使用者作為人類,大部分時間是並非絕對理性的;當面對兩套類似的設計,一套故事性更強、能夠自圓其說的解決方案,能夠給使用者帶來更好的體驗。

這個所謂「故事」的核心,就是「Concept」了。有趣的是,學習到「Concept」後,它在我生活中的應用,遠遠超出於設計工作的範疇。我在2022年末申請研究所的過程中,為我的申請文書規劃了「Concept」;透過明確的故事線,打造了統一主題去貫穿 Perosnal Statement、作品集等。現在,我相信生活中的一切都是 storytelling,都可以規劃「Concept」。

之所以能在 BORING 學習到這點,我想是因為工作室的團隊背景,和能接觸到的專案都十分多元。在腦力激盪時,我們時常能借鑑來自其他類型專案的靈感;離開BORING 後,我不再單獨評估每一個功能和頁面,而更重視整體流程帶給使用者的感受;最近的一些專案,我也在設計旁邊註明「Concept」和想要表達的故事。

二、Emotional Side of UX

延續 Concept 的主題,在以往衡量系統易用性時,有 Efficiency、Efficacy、Ease-of-use 等多個指標。但這些指標忽視了使用者在接觸系統時的主觀情緒感受。

最直接的例子就是醜和美,一個設計好不好看,不一定會影響到上述的指標,但絕對會影響使用者接觸產品時的心情,乃至對品牌的印象。在 BORING 工作的一大好處是大家都很在意美,設計不夠好看的產品根本出不了工作室大門。(註:Nielsen十大設計原則的其中一項是 aesthetic,但他指的更是資訊排版的簡潔,沒有進一步涉及到美學的討論)

另一個例子是我在 BORING 主要參與的專案之一:Richart Life 台新點數中的「一點抽」功能。如果按一個按鈕就能讓使用者抽獎十次,Efficiency 一定是最高的;但花費一些時間來呈現動畫、用精緻的插圖引導使用者的情緒,他們會覺得更沉浸、更好玩。UX 方法其實是原本那套,只是在定義使用者目標以及設計目標時,會考慮更多元的面向。

Don Norman 在「設計心理學」出版多年後,收到一條反饋:「如果遵照 Norman 先生的處方,我們的設計是可以用——但也會很難看」。因此他後續撰寫的「情緒設計」一書中,提到了產品吸引力和易用性的不可分割。(推薦所有看過「設計心理學」的人,也去閱讀「情緒設計」,他們是無法被分割的一本書)

三、同理,不只是對使用者

同理心是 UX 設計師的基本素養,但我在學習 UX 時,學到的是如何透過各種工具,去同理使用者。創造對使用者來說好用、易用的設計,是打造成功產品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如果想要產品可成長、可持續,如何透過設計達成商業目標也是UX設計師必須考慮的一點。

我聽過很多 UX 設計師和研究員抱怨產品經理和公司管理層如何不懂設計、如何做出糟糕的決策。在 BORING 工作時,從乙方的視角和客戶溝通,我能更清晰的看出設計決策背後,客戶的商業考量。這些決策或許和 user-centered 的最優解不同,但絕對不是糟糕的決策。

我發覺到去理解客戶的想法,和同理使用者同樣重要。當我們用探索用戶需求的心態去挖掘客戶的需求,才能在幫助客戶滿足商業需求的同時,達到最好的使用者體驗。同樣的心態,也能運用在其他方面:同理工程師的想法,設計實現成本更小的方案;同理 PM 的想法,在時間內完成最小可行性產品。(在 BORING 工作很開心的一點,是大家都是想法相近的夥伴,不用過多思考就能理解彼此的想法)

後話:在 BORING 工作的體驗

我 2022/6 從大學畢業,2023/9 開始讀研究所;我的 BORING 時期恰好佔 gap year的一半。這是我學到許多東西的六個月,更重要的,這是我非常開心的六個月。

BORING 的工作方式是真正的扁平化,我很難想像自己這麼一名實習生,能夠在使用人數高達七位數、涉及幾十個 stakeholders 的數位服務中,產生這麼大影響力,甚至主導部分子流程的設計;在每次討論的過程中,能夠感覺到大家都從使用者和設計目標出發,平等探索每一個 idea。

隨之帶來的,是非常寶貴的工作經歷。許多細節,許多考量,都只有在設計如此大規模的複雜系統時,才會浮現;剛加入團隊時,夥伴和客戶都時常提出一些我以往不曾考量的點。經過六個月面對真實世界的設計,我很確定我成為了一名更好的 UX 設計師。

在 BORING 工作的過程是十分愉快的,直到現在也非常懷念和 Sam 在網路和現實中進行的各類討論與激盪、懷念從逸欣那邊學到 Figma 技巧(以及驚嘆她能夠用 Figma 拉出的超高精度prototype)、懷念和黃浩一起去買健康餐盒、懷念和柏甫搭藍線回家、懷念狼人殺中Winnie 如何坑害上一個人、懷念和與我同一天進公司的郭靜一起從安靜到露出本性。

以及懷念大家一起去醒腦咖啡買的冰拿鐵。

Comments